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开奖结果

抢救重伤员脱险老兵路遇车祸

时间:2017-8-21 14:38:38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两个月后,家属在不知姓名的情况下,通过交警队找到这位救命恩人邱东魁。“当时情况还是蛮危险,事故车冒烟、漏油、发动机一直嗡嗡作响,老人被卡在车里出不来,一旦发生自燃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  邱东魁是中部战区空军某团一名军人。从军14年,他说,自己对这身军装充满热爱。“当人民群众的财产、...

两个月后,家属在不知姓名的情况下,通过交警队找到这位救命恩人邱东魁。“当时情况还是蛮危险,事故车冒烟、漏油、发动机一直嗡嗡作响,老人被卡在车里出不来,一旦发生自燃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  邱东魁是中部战区空军某团一名军人。从军14年,他说,自己对这身军装充满热爱。“当人民群众的财产、人身安全受到危险的时候,我们有义务冲上去。”

  路遇事故车 跳下排水沟施救

  通州区东六环张家湾出口旁,是一条仅容两辆车行驶的小路,路边护栏外,两米深处,是已经干涸的排水沟,内部长满了野生粗壮的灌木,如今,能看到被车压断的痕迹。

  5个多月前,北京尚是初春,乍暖还寒。邱东魁陪着爱人产检回来经过此地。“对面驶过来一辆黑色轿车,速度很快,出了桥洞在拐弯时没有打方向盘,直接冲向路边的排水沟。”

  事故发生,邱东魁距离车辆不过50米。“我当时也一惊,赶紧把车停了下来”,来来往往也有别的车辆,放慢速度看了看就离开,邱东魁没有犹豫,对爱人说“打120”,就直接跳了下去。

  此时事故车停在排水沟里,车身倾斜,走近看,车左前轮已经掉了下来,驾驶门挤压变形,安全气囊全部弹开,驾驶处坐着一位老人,看起来没有受伤,但车门就是打不开。

  “我找了跟木棍,花了几分钟时间,把驾驶门撬开,老人出来后拉着我,说小伙子赶紧救人,副驾驶还有我老伴,她伤得很重。”邱东魁回忆说,当时老太太脊椎严重受伤,意识也已经有点模糊。他只能徒手把几根灌木掰断,再将副驾驶的老人救出,背上路边。

  由于天气寒冷,邱东魁的爱人从车上拿出毛毯,铺在地上让老人侧躺。十多分钟后,救护车赶来,将两位老人接往医院。

  “老爷子上救护车前,很担心车子无人看管,我就一直站在车边等着他们家属赶来。”邱东魁说,其实救援队来之前,自己原本也不敢离开,爱人一直拿着灭火器盯紧车辆。“当时车子一直在冒烟,有漏油,发动机也嗡嗡作响,我本身也是司机,知道这个车随时可能自燃,一直在想着怎么把油路切断。”

  所幸事后车辆没有发生其他问题,老人的儿子赶来,邱东魁打了个招呼,转身就走,却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。“家属要电话,我也没给,只当这是小事,没什么可以说的。”

  家属辗转寻人送锦旗

  事发两个月后,邱东魁部队会议室里,多了一面锦旗。红底金字写着“军民鱼水情,危急献爱心”。

  “当时正在训练,突然接到驻地交警大队的电话,询问事故当天的情况。”邱东魁说道,原来被救的老人伤情好转后,一直想要当面感谢救出自己的好心人。

  根据当时记下的邱东魁车牌号码,老人亲属四处询问,最终通过交警大队,历经一个多月,找到了“不留名的恩人”邱东魁,将锦旗送往部队,表示感谢。

  穿上军装,老人方知,救下自己的,是中部战区空军某团一名军人。

  “我们军人没有工作时间,就是全天24小时,随时待命。”邱东魁介绍,最忙的就是部队执行特殊任务,到西北地区演习,往往几个月没有休息,全天都在野战作业。

  说起西北的军事演习,邱东魁不禁骄傲,这是自己军旅生涯的重要历练。

  “演习一般去西北,选择的都是戈壁滩,找一个开阔地方,看起来白天没什么问题,夏天中午40多度没地方躲,晚上盖被子都冷。每天都会有沙尘,好一点晚上床单上薄薄一层,大一点的话,白床单都看不出来颜色。有时候风大,需要几个人拽着帐篷绳子,甚至还有战士拉着拉着被风吹起来。”

  在演习中,邱东魁负责驾驶修理车,而他所在的队伍主要负责维修保障装备,备件车辆、抢修车、水车、油车,都需要随军驾驶,随时候命。“几十辆车队行进,有一辆车抛锚,就会影响整个队伍的行军速度。我们必须立马进行应急抢修,无法解决就会用牵引车牵着出发。”

  因此每次军事演习的前期,都是邱东魁所在队伍最忙的阶段。

  整个维修下来,邱东魁负责的车辆基本都在数十辆。“只要是报上来的,全都是任务前达到100%的保修。修理完我会进行调试,确保车辆没有问题。要知道,对于地面防空来说,所有任务执行都需要依靠车辆,而司机,就是所有装备的腿。”


无觅关联推荐,快速提升流量
相关评论